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 > 新股 > 正文

华菱钢铁百亿重组调整 33亿债转股的背后?

未知 2018-12-05 00:00

(注:根据上述假设粗略测算,不代表任何投资建议)

依据上述假设,小汪@添信并购汪测算得到的华菱钢铁实施重组前的EPS和假设实施重组后的EPS分别为2.42元和2.39元,会有轻微的摊薄。

当然,这里还有一些输入参数可能发生变化,比如说上市公司发行股份的价格,比如说未来集团整体上市的推进进度,比如说复牌以后股价的变化可能带来的摊薄影响,等等,上市公司的资产结构与资本结构的变化,都会极大地影响公司未来的投资价值。

这种公司资产重组与资本结构改造带来的投资价值变化,非常值得投资者重视,尤其值得机构投资者重视。仅从摊薄和业绩看,难免看山是山看水是水;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,这些金融机构对于这种“债转股”的积极认购,是看中了这些公司的什么投资价值呢?

04

债转股有什么要求?

2016年10月10日,国务院发布了《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》,为企业降杠杆工作作出整体部署,提出“有序开展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”为企业降杠杆的有效途径之一。国务院还同时发布了《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》(《指导意见》),为银行债转股工作作出具体指导。

文件主要给债转股作出三方面的规定:

首先,债转股的对象不能是“僵尸企业”,必须有盈利前景;

其次,相关市场主体自主决策、自担风险、自享收益,政府不承担损失的兜底责任;

再次,银行不能直接进行债转股,应先把债权出售给第三方,再由第三方进行债转股;

最后,债转股工作必需要市场化。

其实,这也不是我国第一次实施债转股,早在1999年的时候就成功实施了一轮债转股。20世纪末的亚洲金融危机后,我国银行体系存在巨额的不良资产。为剥离银行的不良资产,国务院借鉴国际经验,成立了四大AMC(资产管理公司):中国东方、中国信达、中国华融、中国长城,以收购、管理、处置银行的不良资产。

不过,1999年时期的债转股存在着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行政色彩浓厚,以银行对大中型国有工业企业的不良债权为主,而且政府兜底损失。在1999年的这一轮债转股中,商业银行的不良风险得到了化解,国企负债率有了明显的下降。

但问题在于政府兜底损失的方案导致了严重的道德风险问题,债转股的债务人相当于获得了无风险投资,当然积极债转股。进而导致应该破产的企业也通过债转股的方式继续生存,使得资源错配。同时,即使有能力偿还债务的企业,也选择拖欠利息,所以,虽然上次的债转股方案解决了当时四大行的不良资产问题,但也产生了一些其他的弊端。

标签